快车日报 未分类 汽车涂料95%国外造,金力泰发力“国产替代”

汽车涂料95%国外造,金力泰发力“国产替代”

广告位

2021年伊始,汽车行业遭受芯片缺货的重击,一些国产车企业被动停产。经过贸易战摩擦、新冠疫情、芯片断供潮等冲击,汽车产业核心技术自主化提上重要日程。

目前,我国汽车芯片自给率不足10%,芯片“卡脖子”问题已是共识。但在汽车产业链上,像汽车专用制造装备、控制系统、基础材料也尽数为外资垄断,这些领域的卡脖子问题则还不为社会所关注。

“今年汽车零部件国产替代下,像汽车涂料企业必须有一家国产品牌,但现实却很尴尬,这个领域基本上都被外资占据,国产品牌无处寻。”一名国产汽车高管向记者表示。

目前,乘用车原厂涂料市场上,外资占据了95%的市场份额,主要是在美日德三个国家的的PPG、巴斯夫、立邦、艾仕得、关西等5大外资品牌手中。

如何破局国产涂料问题,这不仅关系到汽车产业安全性问题,也是关系基础化工原料的重要问题。在汽车产业国产替代的大趋势下,像金力泰这些民族企业走上前台。

汽车涂料市场为何沦陷?

在汽车的生产流程中,除了设计、发动机等核心部件,四大工序分别是: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其中,像涂装的原材料最少、但投资最大。

资料显示:传统汽车需要的涂料为70平米,而智能网联化的电动汽车需要1000平米涂层,无人驾驶汽车需要4-6种功能涂料用于不同部位。

汽车涂料不是简单的喷漆,也不是简单的搅拌混合,存在着电泳、色漆、清漆等诸多环节,通过烘干、暴晒等测试,最终才有了各款色泽靓丽的汽车。

“如果说汽车芯片是最内层的大脑,那么汽车涂装是最外层的脸面。”但这个关系到脸面的汽车涂料,看起来简单,为何却悉数由外资掌控呢?

记者采访了解到,与汽车芯片面临的问题类似,汽车涂装存在“测试认证平台缺失、技术研发能力不足、关键产品缺乏应用、车规工艺缺乏积累、生态建设严重不足”等问题。

“其中的核心点在于,关键产品缺乏应用。原厂汽车涂料是一种高度定制化的产品,需要针对材料、工艺、颜色与整车企业提前(至少1年)对接配套开发,并极度依赖施工经验的长期累积。”原巴斯夫中国研发中心树脂研发主管、现金力泰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吴纯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汽车涂料背后藏着一个基础化工的问题。

一颗小小的芯片,难倒了华为,这背后依赖于半导体产业链的全球分工。小小的汽车涂料背后,同样浮现着化工产业链的身影。

涂料主要原料树脂包括了结构性树脂、功能性树脂、辅料添加料等。吴纯超说:“涂料核心技术和难点在于树脂开发和喷涂应用,但像树脂这些核心化学原材料和技术都由外资掌控。”

作为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原本吴纯超是在外资企业工作,现在他转投了国内企业,“我们社会对化工不太重视,提到化工马上与污染挂钩,事实上化工是基础性行业,许多行业离不开基础化学材料,但像一个简单的乙二醇丁醚我国都大量依赖进口,化工不受重视,这是非常让人心痛的事。”

事实上,华为董事长任正非曾在很多场合强调,芯片问题的解决不是设计技术能力问题,而是制造设备、化学基础材料的问题。“我们国家要重视装备制造业、化学产业。化学就是材料产业,材料就是分子、原子层面的科学,是许许多多下游行业的根基。相比国外陶氏、巴斯夫等化工巨头,我们还有很大差距,尤其在化工新材料方面更是落后了至少十几年。”

金力泰发力国产替代

中国汽车95%的涂料来自外资品牌,表面上是个简单的涂料问题,背后实则关系到化工新材料的基础性问题,是国家的重大战略性问题。

因此,有业内人士呼吁我国必须发展自已的世界级交通涂料(全部用国产原料生产、自主品牌),必须在这个领域掌握未来的核心技术和话语权。

今年4月底,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会长孙莲英参观金力泰时表示,汽车涂料从体量规模而言仅次于建筑涂料,从技术和施工来说在所有涂料门类中要求都是最高的,涂料要从树脂基础研发做起、进阶乘用车涂料前沿工艺,金力泰作为国内汽车涂料领军企业,应发挥龙头企业的引领作用,共谋汽车涂装自主产业链的最终形成。

资料显示:金力泰成立于1993年,是集科研、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高性能汽车和工业涂料自主品牌领军企业和上市公司,是业内少数可向客户提供“全套汽车涂装解决方案”的民族企业。同时,金力泰也是目前除PPG、巴斯夫、立邦、艾仕得、关西等国际涂料巨头以外,少数可向客户提供涂装全套解决方案的自主品牌涂料企业。

“早在几年前,我们就意识到涂料真正卡脖子的是树脂。像一般涂料企业的树脂都是从国外进口来的,这些是半成品,不是加油加味精配比下这么简单,难点在于树脂的配方、结构设计、原料搭配等,还涉及到工艺稳定的生产、产品的纯度问题等,这关系到整个基础化工、精细化工的问题。”金力泰董事长、总裁景总法在接受采访时说,树脂的核心竞争力是研发本土化、技术本土化。”

正是意识到基础化工材料存在的问题,金力泰前几年开始大举招兵买马、拉来化工领域的科研人才,大举投入研发,持续推进核心树脂的自研自制,2020年,金力泰的配套核心树脂自制率提升到85%左右。

2020年,金力泰已建立了基础研究室和智能喷涂中心,形成从树脂研发到涂料施工应用模拟、机器人喷涂的一体化研发平台。目前,金力泰在上海化工园区拥有20000平米的现代化制造基地和7000平米的技术中心,配备国际一流的标准化实验室及200平方米中试车间,持续投入打造“涂料+树脂研发全平台”和“智能喷涂中心”。

在产品方面,金力泰的水性汽车面漆迎来重要里程碑,在吉利新能源乘用车项目中实现全面量产;水性B1B2环保紧凑型工艺实现批量应用,站到了绿色汽车涂装的前沿;成功攻克高固体份金属漆和清漆难点,率先填补国产高固体份全系列产品的空缺。

2020年,金力泰实现营业收入8.85亿元,同比增长8.78%;归母净利润为9128万,同比增长203.47%,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创公司上市以来同期历史新高。8.8亿的营收,放在千亿级的汽车涂料市场中占比依然较少。

在景总法看来,事实上有的民族企业品牌具备了与外资实力相当的技术,但国内乘用车之所以不敢尝试民族品牌汽车涂料,主要是长期使用外资品牌,成了惯性依赖,加上缺少经验和实际案例,由此进入“循环死结”——“没有尝试的机会,就永远不会有相关经验的起步积累。”

正因为涂料市场空间巨大,国产品牌的缺位,也给了金力泰这类民族企业巨大的想象空间。景总法说:”中国车,不可能一直都涂外国漆”,“在”双循环战略”和”国产替代”的大趋势下,打破外资品牌对乘用车原厂漆的高度垄断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金力泰必须迎难而上担起重任。”

随着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汽车时代的到来,涂料的应用还将更加广泛。景总法认为,像高功能涂层还将与传感器、激光雷达等系统一起,作为未来智能汽车的关键一环。在智能网联的新浪潮下,两者的未来关联在了一起,涂装将会超越传统边界,成为信息交互定位的重要一环。”

5月18日,金力泰在2020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释放出信息:公司在乘用车市场积极开展认证工作,并已在吉利、奇瑞、北汽、华晨等品牌取得订单; 其次,公司高固体分涂料产品已在商用车市场取得批量订单;水性B1B2已经批量供应,此工艺也是乘用车主流工艺。

另外,金力泰子公司上海金杜以其独特的表面处理新技术进入3C电子新赛道,与vivo、微软签订技术合作协议,生产线经过试运行已经做好量产准备。

汽车自主产业链,给汽车民族企业品牌予以新的发展空间。“在国产替代大潮下,现在国内有些汽车厂商已把国产涂料品牌列为采购备选清单中,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金力泰表示,未来三年公司将通过自主研发、合作创新等方式在乘用车、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船舶以及3C电子五大细分市场进行布局,以“汽车涂料+高科技新材料”为战略双主线,抓住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的变革性机遇和“深度国产替代”的潮流大势,最终实现企业的跨越式成长,为中国制造在价值链上不断提升做出自己的贡献。

作为民族汽车OEM涂料上市公司,金力泰在涂料的国产替代、基础化工领域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广告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快车日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uaicheribao.com/?p=1226
上一篇
下一篇